我唯一的工作是文学翻译

采访 彼得·康斯坦丁 Peter Constantine,文学翻译,现居纽约.
采访人 马云华 Filip Noubel

 

您怎么进入了您所翻译的语言和文化?

我们在家里讲好几种语言。我在希腊长大,母亲是奥地利人,父亲是英国人。从我最早的记忆起我就说英语、德语和希腊语。而且在奥地利我们家住的小村是和今天的斯洛伐克交界的地方。所以我的第一门“外”语就是斯洛伐克语。在小学我学的是法语和俄语。我曾经想去基辅或者莫斯科学俄罗斯文学,但是最终没有去成。

您认为自己最接近哪些文学翻译定义或者文学翻译理论?

我一直把翻译理论和实践分开来。对我来说,实践是中心的问题。英国的大诗人和翻译家John Dryden 说应该在逐字逐句翻译和文学叙述之间找到一个平衡,我觉得这是一种好的作法。应该尽可能地离原作近,同时要用最大的努力去让读者在自己的语言里重新创造出原作的效果和印象。

对于初学翻译想提高自己文学翻译能力的人,您有什么建议?

首先重要的是用自己的母语,或者至少是一种自己每天生活在其中的语言。我经常碰到一些年轻的译者他们把原文翻译成自己正在学习的一种外语或者是自己学习过的外语。还有,译者要用自己的母语阅读过许多种类的文学。如果想翻译一个文学文本的风格和微妙差别,译者的文学知识应该是广阔的。

这是个一直以来争论不休的关于翻译的话题:您认为一个文学翻译应该更接近原文还是更接近读者的语言?

我是个美国译者,我的翻译应该去吸引英语的公众-就是说这些人代表是阅读我的翻译作品的读者。如果一个译文只追求在词语上接近原文,最终它有可能远离原文:原文的印象、风格、音乐和内容最终丢掉了。

如果您翻译的作者是当代在世的作者,您会和他有往来吗?您在这方面的经验是什么?

和作者有往来可以受益很大,但是也有的时候会成为问题。如果那个作者比较掌握您翻译的那个语言,他会试图对您的翻译施加影响。我最早翻译一部作品的时候,作者希望我保留原著荷兰文的词语结构。作者的英语不错,但是英语不是他的母语,在他看来,一个语句中的从句接连不断,然后在结尾才有一个动词,这没有什么奇怪,其实这和英语的逻辑正相反。他的干预造成了无法解决的问题,最后翻译只好被放弃。

您的翻译有什么程式吗?

我每天都翻译,除去我在旅行。一般来说我是上午工作。

除了翻译您也从事别的职业?

文学翻译是我唯一的工作。

您怎样看文学翻译的重要性?

关于文学翻译的重要性我们可以写好几本厚厚的书。就这个题目,一个美国的大翻译家写过一本书,书名叫《翻译何以重要?》Why Translation Matters? 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我推荐给你们这本书。

彼得.康斯坦丁Peter Constantine 简介

康斯坦丁母亲是奥地利人,父亲是英国人,原籍是土耳其和希腊人。在希腊然后在美国长大,学习过多门外语。他的翻译主要是把多种外语译成英文,这些外语包括德语、俄语、法语、现代希腊语、古代希腊语、意大利语、阿尔巴尼亚语、荷兰语和斯洛伐克语。

康斯坦丁翻译的作家有: 托马斯.曼、巴别尔Isaac Babel、契诃夫 、果戈理 、伏尔泰、 马基亚维利Machiavelli、卡达莱Kadaré。康斯坦丁1999年获得美国国家翻译奖,2004年获得希腊Hellénique 协会文学翻译奖,2007年获得Helen and Kurt Wolff Translator’s Pr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