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者
Renaud de SPENS1

译者的两栖存在

这大概有一部分原因来自那些《古埃及》的绘本书l’Egypte ancienne, (作者 Papyrus de De Gieter) ,我三四岁的时候我的父母读给我。真正地震撼的是在10岁半11岁那年。

阅读全文

Peter Constantine1

我唯一的工作是文学翻译

我们在家里讲好几种语言。我在希腊长大,母亲是奥地利人,父亲是英国人。从我最早的记忆起我就说英语、德语和希腊语。而且在奥地利我们家住的小村是和今天的斯洛伐克交界的地方。所以我的第一门“外”语就是斯洛伐克语。在小学我学的是法语和俄语。我曾经想去基辅或者莫斯科学俄罗斯文学,但是最终没有去成。

阅读全文

zzq1

翻译奥兹的小说

我在心靈角落尚不能容納媽媽的痛苦、孤獨,以及周圍裹挾著她的窒息氣氛,離開人世前那些夜晚的可怕絕望。我正在度過我自己的危機,而不是她的危機。然而我不再生她的氣,而是相反,我憎恨自己,如果我是個更好更忠心耿耿的兒子;如果我不把衣服丟得滿地全是;如果我不糾纏她,跟她嘮嘮叨叨,而按時完成作業;如果我每天晚上願意把垃圾拿出去,不是非遭到呵斥才做,如果我不惹人生厭,不發出噪音,不忘記關燈,不穿著撕破了的衣服回家,不在廚房踩了一地泥腳印;如果我對她的偏頭疼倍加體諒,或至少,她讓我做什麼我都盡量去做,別那麼虛弱蒼白,她做什麼,還是往我盤子裡放什麼,我都把它們吃光,不要那麼難為她;如果為了她,我做一個比較開朗的孩子,別那麼不合群,別那麼瘦骨嶙峋,稍微曬得黝黑一點,稍微強壯一些,像她讓我做的那樣,就好了!
选自奥兹《爱与黑暗的故事》

阅读全文